幽幽湖中景

- 刀劍沼、ichu沼、夢100沼、
- 刀劍=>主食鶴一期+燭壓切,副食獅虎、歌小夜、雙狐、俱利壓切
- ichu=>晃奏多、晃星、rabi朝、LucasLeon、雙子、露娜心
- 一期廚、壓切沼沼民、御劍晃廚

歡迎調戲拍打餵食一起發廚ლ(°◕‵ƹ′◕ლ)
安安放心我很好人噠不會吃人噠ლ(°◕‵ƹ′◕ლ)【

 

【刀亂同人 / 鶴一期】那年櫻樹下 『下』

【上篇走這 ☞ 【刀亂同人 / 鶴一期】那年櫻樹下 『上』 】

下篇擼出來啦  應該算是比較正經的更新了吧 (┏ *´◒`*)ノ

❈OOC有❈ 
❈鶴一期已是戀人關係❈ 
❈三日月→一期 有(嚴格來說應該是 三日月 → 天下一振)❈ 
❈很多很多的私設 + 很大很大的腦洞❈    
❈一期失憶梗有❈  
❈【其他輕微CP向】燭壓切有_(:зゝ∠)_ (#❈
❈文渣(*/ω╲*) 不喜者慎入噢噢噢噢哦哦哦哦哦哦 (┏ *´◒`*)ノ ❈  
雷者自行避雷蟹蟹合作(┏ *´◒`*)ノ❈

==========

「啊,一期。」燭臺切瞄了眼正在擦拭碗碟的一期,舀起一小匙的玉米濃湯倒進小碟子里嘗了一口:「柴薪似乎不太夠了,你可以到柴房搬一些過來嗎?」

「好的,請燭臺切大人稍等片刻。」一期輕輕頷首答道,接著便往離灶間不遠處的柴房走去。才剛踏出門檻,他忽然想起了什麼似的,轉過身有些腼腆地問了句:「那個,燭臺切大人,如果不介意的話,等等能不能……教在下做草莓大福?」

「草莓大福?」燭臺切微愣,隨即了然地笑了笑:「喔我知道了,是鶴丸那傢伙吵著要吃嗎?」

「是的。呃,也不全然是那樣。」一期不好意思地搔了搔臉:「之前答應過鶴丸殿,說如果他能忍著不對弟弟們做惡作劇一個月的話在下就親手做草莓大福給他……啊哈哈,讓您見笑了。」

「沒事沒事,你們感情真是好啊。」燭臺切笑了笑,忽然有感而發:「長谷部君和我什麼時候才能像你們的感情那樣好呢……唉,唉唉,烹飪的時候想這些太不帥氣了,唉唉,可是我也好想要長谷部君對我撒嬌叫我做甜點給他啊……唉唉唉,唉……」

看著開始陷入自己世界的燭臺切,一期也只是笑著欠了欠身轉身離開,卻沒料到自己的身後會站了個人,就這樣給一頭撞了上去。

一期大驚,急忙往後退開幾步:「……唔!真、真是對不起!」

「哈哈哈哈哈,沒事,是我不好擋在門口了。」來人輕笑幾聲,隨即有些不好意思道:「唉,剛剛在本丸走著走著就迷路了,然後嗅到了香味才會走過來,你能帶我回去嗎?」

「……嗯,不介意的話,請隨在下來。」一期愣了愣,頷首答道。定眼一看,只見對方是個很漂亮的人,最先吸引住目光的是他深邃藍眸下的一抹新月,仿佛有種魔力版能讓人深陷其中—— 

想必,這就是三日月大人了。他在心中暗道。

向燭臺切點了點頭示意后,一期便領著三日月往本丸大堂走去。這一路上他倆都沒說過話,讓一期不禁有些緊張起來。望著不遠處的櫻樹飄落的片片花瓣,一期只好硬是擠出一句話打破這略微尷尬的氣氛:「那個,三日月大人您好,初次見面,在下是一期一振……那個,藤四郎都是在下的弟弟們。」

「哈哈哈,我知道。」三日月優雅地笑了笑:「聽主上說過你曾經在大阪夏之陣的時候被燒毀,所以失憶了麼?」

「……!」想起那一場把他過去的記憶給燒毀的熊熊大火,一期忽然覺得呼吸緊促了起來,自己仿佛又回到了被燒毀時的情景——

好熱……好痛……

火焰、火焰把自己燒得好痛……

「……期?……一期!!」

朦朧中,他感覺到有人在用力晃著他,一期喘了口冷氣,終於從心底黑暗的記憶中回過神來。待眼中的焦距回籠時,映入眼簾的是三日月一臉擔憂的模樣。

「不好意思,讓您見笑了……」一期勉強擠出一絲笑容,擺了擺手表示沒事。

「對不起,是我不好,提起了你的往事。」三日月抿了抿唇,正想說些什麼的時候,突然看見一期伸出纖細的手,往他漸漸移去……

就在須臾之間,他想起了很多、很多,過去的、再也回不來的,一幕幕刻印在心底的往事。

曾何幾時,那人在櫻花樹下親暱地靠著他的肩,一遍又一遍地輕輕喚著他的名字——「宗近」?

看著三日月直勾勾盯著他的目光,一期有些腼腆起來,暗自嗔怪著自己怎麼可以以對待弟弟們的習慣套用在面前這位大人身上:「……啊,失禮了,因為在下看到您的發上沾到了花瓣,下意識就……」

「有沒有人說過,你的笑容很好看?」三日月的唇忽然飄出這麼一句話。

「……嗯?」一期困惑,不明白為什麼三日月會突然這麼問:「算是有吧……哈哈。」他想起了當近似時晚上幫審神者處理事務的時候,鶴丸殿老愛從後面抱著他的腰,然後把頭靠在他的後頸上,一遍遍地嚷著「一期一期~你笑起來多好看,多對我笑笑啊。」

「那你還記不記得,我也曾經……」

「一期,你們站在這裡幹什麼?」

就在這個時候,不遠處赫然傳來了鶴丸有些焦躁的嗓音。一期下意識地回首望去,正好看見鶴丸黑著一張臉往他快步走來:「鶴丸殿?」

「哈哈哈哈,我剛剛迷路了,所以才叫一期把我帶回去。」三日月瞇著眼笑道:「現在走到櫻樹下我又想起了大堂在哪裡了。哈哈哈,老了就是記性不好,麻煩你了啊。」

「沒關係的,能讓在下幫上忙真是太好了。」一期溫和一笑。「那在下先去柴房搬些柴薪了,再會。」

「一期你要去柴房嗎?那我跟你去!我我我可以幫你!」聞言,鶴丸立馬插嘴道,還偷偷瞪了三日月一眼,示威似的牽起了一期的手。

一期一愣,見擺脫不了鶴丸的手也只好作罷,只是稍稍向三日月欠身便讓鶴丸牽著往柴房走去了,一路上還輕聲嗔怪著任性的鶴丸:「鶴丸殿請放手,讓人看見多不好意思。」

「嘿,沒事兒,大夜晚的怎麼可能那麼容易瞧見……」

「……哈哈哈,再會。」見那兩人肩並肩走遠,三日月才輕輕吐出方才來不及道出口的話語:「可是下次見面,你……會記起我嗎?」

可是,就算記起了,又能怎樣?

三日月在心中輕聲呢喃著。

他現在是一期一振,不是當初的天下一振。

就算記起了,又會如何?

就算記起了,他們的關係還能回到過去嗎?

                
三日月緊緊抿著唇。他能感覺到,嘴裡的一絲苦澀漸漸散開,往他的心蔓延而去,令他十分不好受。

                
有誰還記得,在那年櫻花盛開的春天,他為他折下了一支櫻花,溫和地笑著對他說:

「宗近,有沒有人說過,你的笑容很好看?」


下 / 完

==================

後記

  (┏ *´◒`*)ノ 這次腦洞開得很兇啊 (一直以來都很兇好嗎#
爺爺來了我的本丸估計就是這樣吧 甜了鶴一期虐了三日一期  (┏ *´◒`*)ノ

沒關係噠爺爺你可以找被被或者小狐丸玩的哦哦哦哦哦  (┏ *´◒`*)ノ (#

  15 2
评论(2)
热度(15)

© 幽幽湖中景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