幽幽湖中景

- 刀劍沼、ichu沼、夢100沼、
- 刀劍=>主食鶴一期+燭壓切,副食獅虎、歌小夜、雙狐、俱利壓切
- ichu=>晃奏多、晃星、rabi朝、LucasLeon、雙子、露娜心
- 一期廚、壓切沼沼民、御劍晃廚

歡迎調戲拍打餵食一起發廚ლ(°◕‵ƹ′◕ლ)
安安放心我很好人噠不會吃人噠ლ(°◕‵ƹ′◕ლ)【

 

【鹤一期同人/慎】酒精是个害人不浅的玩意儿

※ 为了产肉而写,略长:D (不

※ CP为鹤一期、外加轻微的烛压切:D

※ 醉酒后上床(?)的老土套路:D

※ OOC :D

※ 小学生文笔:D

※ 不喜慎入么么哒:D

=======
昨天去考驾照,在驾校时内心嘶吼了句【鹤姥爷请保佑我!给我pass了我就来一发鹤莓肉肉!】 

然后我pass了,嗯,来还愿了(

======

※※※※※※※※※※※※※※※※※※※※※※※※※※※※※※

 

鹤丸国永很郁闷。               

他和一期交往已经过了3个月,表面上虽然经常腻在一块儿看起来似乎很甜蜜,然而鹤丸非常清楚—— 除了共睡一张床之外,他俩的关系,其实就跟交往前没两样。

一期就如往常般,每天准时8时起床、早上忙着身为近侍的工作、下午和弟弟们一起享用点心、晚上说故事哄弟弟们睡觉……如此无限重复着,生活规律得简直让鹤丸萌生一种“和一期多说几句话就仿佛打破了他的生活节奏”的感觉,以致鹤丸欲求不满寂寞难耐之下,不得不找上好兄弟烛台切光忠,向他大吐苦水。

“也就是说你们还没上床?”

光忠啜了一口清酒,一针见血地问出了这么一句话。

“……别提上床了,我就连他的嘴也没亲上几次。”

很难得一脸阴沉的鹤丸借酒消愁似的捉过一旁的酒开始往自己的嘴里倒,撇过头望着窗外闷闷不乐道。今天是满月时分,窗外的一轮皎洁明月高挂星空,景色甚美,然而鹤丸却毫无兴致欣赏——

想起那个对自己不冷不热的恋人,他的心里是多么多么的苦哇!

其实在博物馆的时候,他老早就已经偷偷暗恋一期了。这下好不容易追着一期来到了这个本丸,又好不容易终于让粟田口家族同意他和一期交往,本以为可以就此过着幸福又性福的美满生活,结果人家一期这下却好像什么也没发生过似的,依旧过着他规律得有些死板的日子,仿佛已经忘了他和鹤丸是恋人的关系。

“你说、你说一期其实是不是不喜欢我啊?是因为我太烦了所以才被逼答应的吗?啊?光忠你告诉我啊告诉我啊!”鹤丸苦着脸继续灌着酒,不等光忠给他任何回应,他突然想起了什么似的,抬起金色的眸子望着光忠,眼底还闪过一丝同病相怜的怜惜:“我突然想起来了,你不久前告诉我你喜欢长谷部……唉,长谷部看起来比一期还难追求,你辛苦了啊。你是追不到情人,我是有情人却如没情人,你我不愧是难兄难弟啊……唉……”

“等等等等,你说什么呢?”光忠挑了挑眉:“长谷部君老早就答应和我交往了。”

“啊?真是吓到了啊。”出乎意料之外的回答让鹤丸当下愣住了,只不过思绪一转,他想起长谷部对事情的严谨程度跟一期相差无几,于是又叹了一口气拍了拍兄弟的肩膀:“就算是这样,可长谷部看起来就和一期一样并不怎么需要那方面的需求啊,你和我果然还是难兄难弟嘛……唉……”

“说的这什么话呢!告白的那一晚就做了。”

“……我不想跟你说话了,你走。”

 

※※※※※※※※※※※※※※※※※※※※※※※※※※※※※※

 

鹤丸最后还是醉倒了。

“真是太麻烦你了啊一期君,我应该好好劝他别把酒当水灌的。”光忠把醉得瘫成一团的鹤丸塞进一期的怀里,道:“不过我刚刚已经灌他喝了醒酒茶,待会估计就会比较清醒点儿了。”

“谢谢烛台切殿。”把几乎站不稳的鹤丸扶正,一期有些担心地问:“……鹤丸殿,是因何事而喝得酩酊大醉?”

“啊?……啊哈哈,没事、没事,只是一些小琐事而已。”光忠一愣,想到总不能告诉一期说是鹤丸因为还没做上那档子事而闹脾气借酒消愁,于是乎随意找了个借口搪塞着。“夜了,你也早点儿休息吧。”

“那在下就先告辞了,烛台切殿晚安。”轻轻莞尔一笑,一期点了点头行礼后便拖着神志不清的鹤丸往他俩的房间走去。

这一路上鹤丸就像个大孩子似的猛在他颈窝边磨蹭着,手还不安分地从衣摆后方伸进去肆意轻抚着他的腰,让一期简直又气又羞。好在现在是夜晚,大伙儿也差不多入睡了,所以不至于会被谁看见,一期这才没把鹤丸一脚踹进庭院中央的小池子里让他清醒清醒。

                
把醉得一塌糊涂的鹤丸轻轻放在床垫上,一期点亮了房内的油灯,随即拿来了一条温热的湿毛巾轻轻敷在鹤丸的额头上,有些无奈地开始碎碎念起来,像是平常指责犯错的弟弟们,然而言语间却带着一丝他自己也未曾察觉的甜蜜。

“一期……”

鹤丸薄厚适中的唇时不时嘟囔着几声,有些沙哑的嗓音低沉低沉的,很好听,像根柔软的羽毛轻轻挠着一期的心头,酥酥痒痒的。然而他因为醉意而有些口齿不清,令一期并无法听清他到底在说着什么,只听见他似乎在断断续续地重复唤着:“一期……一期?”

                
稍稍弯下腰往鹤丸贴近,一期困惑的问了声:“怎么了?”

          
 鹤丸直勾勾地盯着一期看了好一阵子,直到一期无奈地正要直起身离开的时候,他突然勾了个孩子气的笑,伸手紧紧搂着一期的腰让他倒在自己怀里,蜻蜓点水般啄了一下一期粉嫩的唇,这才断断续续地把完整的句子说出来:“我、喜欢,你。最喜欢。”

“真、真是的……!鹤丸殿您怎么喝醉了都这么让人不省心……”一期一愣,赶紧红着脸挣扎着想要逃离鹤丸温热的怀抱。虽说和鹤丸已经不是第一次接吻,有时夜深人静的时候还会被鹤丸缠着索吻,然而生性腼腆的一期还是会十分慌张,心跳也会快得让他自己觉得有些害怕,因此他都尽量避开和鹤丸的缠绵,不让自己沉浸下去、迷失了那个对任何事都从容不迫的自己。

“一期,看着我。”稍稍加重了抱着一期的力度,鹤丸一双似醉非醉的金眸紧紧盯着一期,轻声道:“你,到底,喜不喜欢我?”

“……啊?”一期停止了挣扎,下意识地抬起头望着身下的鹤丸,似乎还从对方的漂亮金眸里看到了自己的倒影:“鹤丸殿……您这不是在明知故问么。”

“可我怎么觉得……你在逃避我?”鹤丸埋在一期的颈窝处,贪婪地嗅着他身上特有的淡淡香气,低哑着声音道:“不管是拥抱、抑或是接吻……你,似乎都在,逃避着我。和我做那种情人间的互动,真的让你这么不愉快吗?你,很讨厌吗?”

“不、不是的!”一期慌张地打断了鹤丸的话,下一秒却像有什么难隐之言开不了口,只能结结巴巴地重复着几句话:“不、不是您想的那样,真的……您醉了,还是早点歇息吧……”

“那是因为什么?”轻轻捧着一期的脸,鹤丸亲昵地磨蹭着他的鼻子,像在蛊惑他开口似的放柔着嗓音:“告诉我吧,一期。告诉我,你到底,在顾虑着什么?”

“……”

咽了口口水,一期垂下眼帘,内心挣扎了好几番才轻声回应着:“在下只是,有些……害怕。”

“嗯?”轻轻往一期的脸吻了一下,鹤丸移到了一期的耳垂,挑逗似得在他耳垂厮磨着:“为什么害怕?”

“……因为,因为……”禁不住挑逗的一期颤抖着偏过了头,双手禁揪着鹤丸的衣襟低声道:“因为被鹤丸殿触碰的时候,心跳得好快,变得非常不像自己……偶尔也会觉得,这样子,根本不够……”

鹤丸微怔,听到意料之外的回答,他惊得连之前在脑里幻想出的各种挑逗方式都给忘了,只能呆滞地望着满脸通红的一期:“你、你说什么?”

一期羞得把头埋进鹤丸的胸膛,像是豁出去了似的继续道:“会想要、想要更多,更多的亲吻、更多的触碰,甚至是,想要被鹤丸殿拥抱……在下很厌恶这样的自己。鹤丸殿是如此的尊贵美丽,在下、在下却想和鹤丸殿做那种事,实在是……太不像自己了。所以才会一次次又拒绝了鹤丸殿的拥抱、避开了鹤丸殿的亲吻,是因为,害怕自己会失控,将内心的龌蹉想法暴露在鹤丸殿面前……”

“噗……哈哈哈哈哈!”

正说到自己也不想坦然承认的内心想法,羞得快找个地洞钻进去的一期没料到鹤丸会在这时候突然爆笑出声,于是不禁恼羞成怒了起来,抬起蜜金色的眸子怒视着他:“您……在笑什么?”

“哈哈哈……我的一期啊,我可爱的一期啊。”鹤丸抱着一期翻了个身,把他给压在身下,欣赏着一期红得就像草莓的脸蛋:“我又何尝不是,想跟你做那档子的事呢?”

低头吻了吻一期的唇,鹤丸低声笑道:“一期,那并不是龌蹉之事。准确来说,那更像是一种仪式,只有心意相通的人,才能够进行的仪式。”

“……仪式?”

“没错,是仪式。是证明彼此相爱、愿意一生携手相伴的仪式。”露出个狡黠的笑,鹤丸开始不安分地把一期身上的内番服给撩开:

“所以,我亲爱的一期啊,与我完成这场仪式,可好?”

 

 

※※※※( ͡°͜ʖ ͡°)诶嘿诶嘿诶嘿诶嘿(͡° ͜ʖ ͡°)诶嘿诶嘿诶嘿诶嘿(͡° ͜ʖ ͡°)※※※※※

 

黑鸡场面走这,纯情宝宝就跳过呗

 

 

※※※※( ͡°͜ʖ ͡°)诶嘿诶嘿诶嘿诶嘿(͡° ͜ʖ ͡°)诶嘿诶嘿诶嘿诶嘿(͡° ͜ʖ ͡°)※※※※※

 

和煦的阳光自窗外洒进,在鹤丸的身上镀上一层柔和的光。

                
忙着煎玉子烧的光忠时不时抬眸往坐在窗口边望着窗外的好兄弟瞄了几眼,心底涌现出满满的不解。

怪了,实在是怪了。

不知道是不是他的错觉,他总觉得鹤丸今天有些不一样。虽然鹤丸表面上与平常无异,可与他当了兄弟多年的烛台切光忠自然能一眼辨出:

此时此刻的鹤丸,不,或许说是今天的鹤丸,看起来春风满面的,十分高兴。

光忠认真地想了想—— 能让鹤丸这么高兴的,估计也就只有那位粟田口的长兄。

“哦呀,瞧你那副样子,看来昨晚的草莓很可口啊。”一脸了然的烛台切勾了勾嘴角,调侃道:“唉,酒精果然真是个害人不浅的东西啊~”

“……”

鹤丸将视线转移到光忠的身上,轻轻唤了声。“光忠啊。”

“嗯?”

“我告诉你一个小秘密。”舔了舔嘴角,鹤丸勾着起一抹笑,眼底闪过一丝不易察觉的狡黠光芒:

“我啊~昨天,其实是装醉的。”

  104 6
评论(6)
热度(104)

© 幽幽湖中景 | Powered by LOFTER